刘永好与黄峥:自我奋斗与历史进程之间

2020-06-30 20:36:02来源:南望榜作者:七月 阅读量:16

  1

  世人慌慌张张,不过是图碎银几两,偏偏这碎银几两,能解世间惆怅。

  当世人感慨碎银几两赚得越来越慌张的时候,也有人的财富如火箭般蹿升,让人望尘莫及。

  6月23日,胡润研究院发布了《疫情四个月后全球企业家财富变化特别报告》,报告研究了胡润全球富豪榜上的企业家在截至今年5月31日的四个月内的财富变化。

  报告显示,新冠疫情以来最大的两个赢家是电商亚马逊的杰夫贝索斯和拼多多的黄峥,他们的财富分别增长了1500亿(相当于一个李嘉诚的财富)和1240亿人民币,且几乎都来自4、5月这两个月。

  杰夫贝佐斯的财富达到1.1万亿人民币,蝉联世界首富;黄峥则成为全球财富增长最快的企业家,相当于这四个月平均每天增长10亿,身家达到2500亿,在国内财富排名上升至第3位,仅次于马化腾和马云。

  报告出炉,胡润感慨,永远不能低估了这些全球最厉害的超级财富创造者。

  拿我们普罗大众与这些超级财富创造者对比没啥意义,而对比这些不同赛道、不同时代的超级财富创造者们,我感慨颇多。

  尤其是最近读了《刘永好传》,翻看刘永好四兄弟筚路蓝缕的艰辛创业历程,感慨财富来之不易,但疫情暴发后,黄峥四个月的增量财富一举超越了刘永好家族创业以来的存量财富,并且还要高出百亿!又让我感慨财富来得太容易。

  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何况还有通货膨胀,所以这很正常,但80后的黄峥这后浪也太强了,创业仅5年,就以绝对优势碾压了创业38年的50后前浪刘永好。

  2

  对比两人的财富进阶之路,不禁感慨时势的重要性。一个人的财富,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刘永好四兄弟是在1982年兼职创业的,虽说我们的改革开放始于1978年,但过去长达十年的意识形态禁锢使得人们的思想解放没那么容易,所以他们创业初期屡屡碰壁,要么碰政策的壁,要么碰资源的壁。

  政策的壁一方面是有些创业方向被禁止,另一方面是担心政策变动,中间确实有过一段敏感时期,他们都去申请把工厂无偿交给政府了,所以创业前期四兄弟只有一人辞职,其余三人还保留公职,在政策尚未完全明朗的时候给自己留条后路。

  而资源的壁是指:

  要钱没钱——创业初始砸锅卖铁才凑了一千元,既无风投,也没银行贷款,所以靠自己的原始积累做大之后,刘永好发起成立了服务民营经济的民生银行;

  要设备没设备——买不到,买不起,好在四人有技术,自己动手用废铁组装了一套设备;

  要人才没人才——那个年代个体户为人所不屑,私营经济也不敢多雇佣工人,担心一做大就成了资本主义又要被打倒;

  要厂房没厂房——把自家的土房子改造成了厂房,在转型研究鹌鹑养殖时,只能养在自家小房子的阳台上,但噪音污染、粪便污染和气味污染又严重影响了生活。

  改革开放的浪潮起于毫末之时,个人创业道阻且长,但韧劲十足的他们是幸运的,一路见证了政策的放开放活,见证了各地营商环境的从无到有再到不断竞争优化,见证了生产要素的完备完善,见证了国内基础设施的不断提升改造,见证了过去躲躲藏藏的民营经济由弱及强,逐渐成为了国民经济的中坚力量、国民就业的最大载体。

  简而言之,个人自我奋斗与时代红利产生化学反应,将他们推上了那个时代的浪尖。

  刘永好四兄弟吃过的苦,碰过的壁,被野狗追咬的夜晚,被人骗得要卷铺盖跑路的时刻,承受过的各种压力,我们今天已经难以想象。但他们提着昨日种种千辛万苦,换来了今日的美满和幸福,从千元投入到千亿家产,他们在创业初期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个成绩,因为贫穷会限制一个人的想象力。

  同样的,社会的贫穷、百废待兴给予一个人创业空间的同时,也会极大地限制一个人的创业路径。

  刘永好的创业是真正的赤手空拳、白手起家,自己投入、自己研发、自己骑着自行车挨家挨户收种蛋、自己带着小鸡仔去市场上一个一个地卖,需要扩大再生产的时候,也只能依靠自己的原始积累,拿出之前的盈利,投入到下一个工厂,再依靠新的盈利,再投入新的工厂。

更多排行:[db:tag标签]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